UMass CSSA油麦地社区's Archiver

camfryulan 发表于 2010-2-28 12:20 AM

ZZ: 高耀洁从美国领奖后回国遭软禁,生不如死

<P><IMG alt="" src="http://fmn.xnimg.cn/fmn036/20100223/0550/p_large_0VsW_4bc10009c0a82d11.jpg"><BR><BR><BR><IMG alt="" src="http://fmn.xnimg.cn/fmn039/20100223/0555/p_large_5aE3_310800007bde2d13.jpg"><BR><BR><STRONG><SPAN style="FONT-SIZE: small"><FONT size=2>高耀洁从美国领奖后回国遭软禁,生不如死 <BR><BR></FONT></SPAN></STRONG><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SIZE: small"><FONT size=2>              纪硕鸣<BR><BR>中国医生高耀洁在美国获奖后低调回国,但到家中再受软禁,电话、手机皆打不通,外面打电话进来又被电信作了手脚不送铃声,她悲叹自己又聋又瞎又哑,生不如死,很想在丈夫的忌日也离开人世。 <BR><BR>中国「民间防艾滋第一人」高耀洁,在美国获「全球女性领袖」奖后返回中国,与她出境遭河南当局拒批、数十警察将她软禁而引起国际关注不同,她悄悄回到祖国,不想惊动当局和媒体,在亲戚家隐居了一段时间,于四月十四日返回郑州的居所,想不到还是躲不开河南当局的监控。<BR><BR>不到二十四小时,高耀洁家中的电话失灵,她的一个秘密手机号也被当局测出,并令其失效。四月十五日,返国后的高耀洁在郑州接受亚洲周刊的独家访问,数次流着眼泪悲叹「生不如死」。<BR><BR>这位刚在美国接受鲜花和掌声归国的中国预防艾滋病英雄,回到河南郑州的家后又被变相软禁,连探访者人也要登记、受控制,据说公安还伪装保安来监视她的客人。<BR><BR>高耀洁表示:「我现在被监控,变得又瞎又聋又哑,当局的行为严重违法。」自老伴去世后,八十多岁的高耀洁无人照顾,数次产生求死的念头,「我死了,他们就安心了,一了百了。但我要让大家知道,我是被这些腐败官员逼死的」。<BR><BR>曾有人劝高耀洁留在美国,但她婉拒好意,从美国领奖后回国,一心希望继续民间防艾滋病的事业,不过等来的依然是当局的打压。<BR><BR>高耀洁拿出使用了多年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是「未注册SIM卡」的字样,而在一小时前,她走出家门,接到美国妹妹的来电,声称往高耀洁家中打了十多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而当时高耀洁一直在家中,根本就没有听到电话铃声。<BR><BR>高耀洁这才知道,她又遭到河南方面的控制,掐断她与外界的接触。早前,高耀洁的一些朋友打电话给她,都只听见铃声而无人接听,上门后才知道主人在家,但电话不发出铃声。原先的「秘密」手机号也被停掉,出门也不知有多少人跟着,高耀洁简直就生活在恐惧和孤独之中。<BR><BR>这次赴美国,高耀洁获得了两个奖项,一个是联合国的艾滋病组织颁的奖;还有美国妇女组织「生命之音」为表彰高耀洁对预防艾滋病所作的贡献,特邀请民主党议员、前总统克林顿夫人希拉里颁发「全球女性领袖」奖。<BR><BR>早前,河南当局为阻止高耀洁赴美国领奖,曾出动数十警察包围高耀洁住所,切断电话,阻止外人与她接触。直到希拉里写信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胡作出放行的指示后,被软禁了十多天的高耀洁才获得自由,并于二月二十六日赴美国领奖。<BR><BR>八十高龄的高耀洁曾有好几次机会出国领奖,都被河南当局阻挠。她第一次出国,走得如此不易,所以她珍惜这样的机会。在美国的一个多月里,高耀洁就中国艾滋病预防问题作了八场演讲,其中在美国国务院一场,在美国国会两场。三月十四日,希拉里在美国国会单独会见高耀洁半小时。希拉里幕僚告诉说,那些天,他们天天给中国高层的胡锦涛、温家宝和吴仪写信,最后获得胡锦涛的放行指示。<BR><BR>美国国会向她致敬<BR><BR>高耀洁在美国所到之处,都受到热烈欢迎。在美国国会,翻译向敢于讲真话、代表维权者利益的高耀洁转述:「他们说你是惟一一个没有反对声音的中国大陆人。」不过,高耀洁说:「我还是很担心回国后的情况,因为我不可能按当局的要求去讲他们喜欢的话,去讲瞎话呀。」在美国作演讲时,高耀洁很注意,尽量以图片,而不是稿子说话,她手上的照片「都来自第一线,没有假的」。<BR><BR>赴美后返国,高耀洁兴奋地表示:「收获很大,对美国人真实了解中国的艾滋病情况有很大的帮助。美国人第一次真实了解到这些问题,反响很大,以前都没有听说过,以前谁敢讲呢?」在美国期间,有人要捐款给高耀洁,也有人劝说她留在美国,都被高耀洁婉拒了。<BR><BR>高耀洁在美国遇到很多热心人士,有人说要每年给高耀洁十万美金资助她从事预防艾滋病的工作,高耀洁没有答应。好多人说要给钱,高耀洁都不收。「我婉拒,是因为收了以后,回来的日子会更难过,另外,这些钱如果花不到病人手上,还不如不收」。<BR><BR>四月二日,高耀洁从芝加哥飞回上海,在上海,她找了律师备案,不允许用高耀洁的任何名义去收钱。在高耀洁出国前,河南地方政府曾以红十字会的名义要求与高耀洁合作,向国内外募款,被一口回绝了。<BR><BR>高耀洁强调了她的「三不」原则,一是不接受捐款;二是不成立组织;三是不同官员合作。「现在对我施加压力,也是为钱,如果我肯跟他们合作就没事了,但我不跟他们合作。」</FONT></SPAN></SPAN> <BR></SPAN></P>

launch 发表于 2010-6-5 11:04 AM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但听起来很想zf干的

fay1985 发表于 2012-8-28 01:26 AM

作为在艾滋领域有突出贡献的女性,ZF为毛要阻止她领奖?而且还是地方zf。胡给了指示之后才放行,这在映射什么?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