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ass CSSA油麦地社区's Archiver

Walter 发表于 2006-10-18 08:52 PM

我是斑竹,我先来

我是斑竹,我先来,传自己写的一些Bolg

美国生活篇:

(1)走路回Southpoint --- 4-20-2006

12:48了!!!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手表后,我的神经立马蹦紧了,晚上最后一班车可是12:50。于是,我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然后拎起书包往外奔。奔出了大门,首先扫一眼Bus停靠站,那没车,转身看到一辆Bus正朝我开过来。

我一大步串上了Bus,有点沾沾自喜,因为我“总能够”在最后几秒钟赶上Bus。然而,我却不知道我已经犯了两个错误,首先那不是31路Bus,其次我在错误中沾沾自喜。我没有看一眼那是往哪里开的bus,就串上去了,因为我认为晚上将近一点的时候,Bus的班次都很少,其他Bus和31路几乎同时出发的概率应该将近为零,所以我认为那就“一定”是31路bus。我就是这样,不习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而是习惯依赖逻辑思维去引导自己,当然更多时候是“误导”。比如说我去滑雪,我不会去看哪里写着归还雪橇的牌子,我会直接来到当时取的地方,因为我的逻辑认为,合理性要求归还的地方是取的地方或离那很近的地方。依靠逻辑引导会有不少便利,然而却容易漏掉一些需要考虑的因素,因为人的惰性,总是往可以使自己最轻松的方向考虑,而且在新的环境中很难考虑到以前经验中所没有的因素,因此误导就产生了。

Bus开出了校园,拐向背离Downtown的方向,于是我知道我坐上了35路Bus,赶紧拉Stop,还好,马上有个Bus Stop Sign,于是我躲过了“一劫”,顺利下了车。有点搞笑的是,在最后证实我错过Bus的事实上,我错误的坐上这班车,是我最正确的选择,因为我可以少走那么长一段路,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傻人有傻福。晚上一点了,不知道我室友休息了没有,所以不好打电话叫他们来接我,何况很久以前就想走路回家一次,况且这样的夜晚很凉快,却不冷,在路上走着有一种很别样的心情。

才走几步,发现旁边经过一辆警车,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去拦一下,请求他们带我回家,看看他们会什么样处理。虽然想法和警车几乎同时出现,然而,等我出手的时候,警车已经在我前边三四米了,警察居然装作没看见,开走了,真没意思。 于是,我一边欣赏着夜色,一边继续往家走。来到了downtown,那里真的好热闹,Antonics Pizza 店里塞满了人,而门口外堆满了人,这和一年前没啥区别,不同的是,现在居然有人在敲鼓,鼓声混合着人群沸沸扬扬的叫嚷声以及唧唧喳喳的说话声,像是在过节,只是苦了警察。在Pizza店的路对面停着一辆警车,里边坐着一个警察,车旁站着一个警察,正隔街注视着这些喜欢疯狂的青年。我不愿意自己成为他们的一员,但我的确喜欢这种源于人类的无拘无束的声音,于是我在街对面驻足感受了几秒钟,然后继续往家走。

刚走过Downtown的第二个十字路口,我居然又有一个想法。先前试图去拦警车是有点鲁莽,不过,现在的这个想法真的是很无聊,而且很是不道德。站在路边,我居然学着举着手臂伸着拇指请求搭便车,想看看这些白日里很喜欢给别人提供免费搭载的美国人在这样的深夜会有怎么反应。好不容易等到一辆车,不理我,开走了,我看到里边是位女士;好不容易又等到一辆车,还是不理我,也开走了,里边也是一位女士。这时,我良心发现,这样让别人产生压力是很不道德,于是我不玩了,继续往家走.....

PS: 从downtown往Boulder方向的第二个十字路口(Pleasant St. 和College St.的交叉点)走到Boulder附近的红绿灯用时22分钟,从那个红绿灯走到进Southpoint的大路口用时11分钟。

Walter 发表于 2006-10-18 08:55 PM

第一次滑雪 2/18/2006

我说话一般不经过脑子,因此常常担心自己的言语是不是冒犯了别人。于是,在墙上贴了张小字条,警戒自己在话说去前要经过大脑过滤一下。然而,当同学问我“明天想不想一块去滑雪”的时候,我的肯定回答是脱口而出的,很显然我把“警戒”抛到了九宵云外。其实,如果从我身上任意挑出一个细胞负责对那样一个问题作出回答,结果都会是一样的。是的,我对滑雪就是如此期待。

期盼似乎拉长了时间,夜变得漫长,天还是亮了。早上同学带我去买装备。万事开头难,滑雪就是那样,首先我至少需要买些必要的装备,于是我们出现在了WALMART.忘了在那里具体呆了多长时间,反正就是很爽,$35买了一堆东西:一件羽绒服(非必要,$9,所以买),一件防汗T-Shirt, 一个帽子,一双手套,还有一条防湿裤子。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我们一行五人,包括了UMASS滑雪男一号,和女一号,向Berkshire East滑雪场挺进.一个钟头的车程,我们到了那里。买了票,领了鞋子和雪橇,随着男一号来到了滑雪场,他教我。在接近水平面的雪地上,他教了一些基本的技能后,我们坐缆车上了一个小坡----适合初学者的“绿道”。看着摔倒在地上的我,男一号居然说我很有滑雪天赋,当时我不明白,后来我才知道,第一次滑雪一下缆车就敢拐弯往坡下冲的人他好像还没见过。随着一次次的摔倒,我的技能也在“突飞猛进”(狗屁一下),至少我习惯了对我而言已经很快的速度,也学会了一点拐弯的技能。可我还不知道怎样把速度降下来,当然男一号教过我雪橇呈八字行可以放慢速度,但那还不够。于是,我不断的自己琢磨着,一次缆车稍微停了一下,我突然想到一个方法,那就是雪橇仍然呈八字形,但是一块朝滑行方向,另一块尽量朝滑行的垂直方向。我试了一下,还真的行,速度慢多了,于是,我很兴奋,还以为悟出了滑雪的真谛。在那里成功的滑几次后,我渴望到旁边更陡的坡试试。我同学刚好出现在我视野,我就要他带我去。他看了我自以为很棒的滑行后,说那样减速在旁边那么陡的坡是不够的,于是他给我Show了S行减速法,看着他光滑的S行滑行曲线,我也看到了一个新的努力目标。在吃晚饭前,我就在那里为了实现一个新目标不断的摔倒了。最后,经过了许许多多前倒,后倒,右倒,左倒后,我还真的找到了一点感觉。

晚饭后,同学带我去那条我渴望去试试的滑道,一条难度介于绿道和蓝道之间的滑道。坐了挺长时间的缆车,我们到了山顶,从上往下看,还真的挺惧的。我还是滑过了第一坡,其实与其说是滑,还不如说连滚带爬,我同学居然还说挺不错的。不过,我还是混到了三之二的坡程,让我胆战心惊的事情发生了,我滑到了几乎是结成冰的那一边滑道,我摔倒了,整个人头朝下躺在雪冰面往前加速冲,那时真的很惧,甚至有这下完完了的感觉。当然,我是不会放弃自己,闭着眼睛等死,我在想办法,几乎成冰的表面太硬,雪橇用不着力,当然用雪橇减速的技能我的功力还很浅,于是我有两个打算,一个是抱着滑道旁边的管子,另一个是抱住经过自己旁边的电线杆。加速滑过十几米后,我终于在一次次抓着只露出地面一点点的管子减速后停了下来。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恐惧和思考中,我同学喊话,我都听不到,把他吓的够狠的。经过艰难的寻找,我同学帮我找回了一个丢掉的雪橇。我真的不敢滑了,我开始往下走,在那几近成冰的表面,真的好艰难。在艰难的往下走几步后,必须在这个时候战胜这个恐惧的想法让我重新鼓起勇气,我横着走过滑道,来到雪况相对好点的一边,又连滚带爬滑下了剩下的路程。

同学又带我去了一个相对平坦的绿道,也许是太累了,我对脚的控制不是很好。其间有一次脑子撞向旁边的一个石头,还好我一直用摔倒局限着速率,有惊有险无伤害,我用手挡住了石头并实现了减速。想想,以后再去滑,得先买个头盔,还是不要跟生命开玩笑好。

晚上九点半,我们开车往回走,路上我发现自己带了八九年的手表在滑雪中丢了,有点糊里糊涂的,手表带在手腕上,羽绒服的袖子罩着,大大的手套又把袖子罩着。我在想,我的确是带表过来的。早上我在犹豫要不要带表,带怕丢了,不带,心里不踏实。记得有次考试,同学忘了带表,我把表借给了他,因为我文曲星上有时间,那次考试人特慌,老师比较好,让我们随便做多长时间,我是最后一个交卷的,因为四道题目我看错了两道,都重新做。在犹豫后,我还是作出了带的决定,记得在去的车上我还看了几次表。有一次,跟同学聊天,她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手表,对我说在车祸中她人没事,带表的手也没事,就是手表链坏了,所以她觉得手表带久了也会有灵气,会帮人挡住灾难,我觉得她是对的,我的表应该也是替我挡住灾难才消失的。

Walter 发表于 2006-10-18 08:57 PM

我想----记2006年的第一次溜冰(3/31/2006)

下午,snail同学通过 MSN 给我打招呼,凭借着以往的经验,我想,他晚上应该有什么活动叫我去参加,比如说打牌,或者说搓麻将,所以我赶忙回复,问他有什么好玩的活动。意外,真是意外,他居然是在问我,可我本来是指望他的。于是,我想,羽毛球我现在不是很喜欢打;至于乒乓球,老同学还没回家,我托他带的球拍自然还在某个商店呆着,而乒乓球协会那里的球拍实在太烂。于是,我继续想。想,是一种力量,像一只力大无比的手拉起了一个沉溺于我脑子中将近一年的概念----溜冰。记得买溜冰鞋之前,每次溜冰要花$5租鞋,我们溜得不亦乐乎,几近每周一溜,可我们买鞋以后好像就那么溜过一次。于是,我想,是不是付出的代价多一些就会更珍惜一些,就会更觉得难得,就更不想错过? 杂七杂八的“想”占用了我的时间,但我得把那个概念传达给snail,于是我先查了一下时刻表,公共溜冰开放时间是从8:00pm到10:50pm,不错,可以溜两个多钟头,便问snail有否兴趣,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答复,他说没兴趣,找另一个同学,以前一快去溜的,他没空。于是,我又开始想,想着好久没溜冰了;想着自己请教过的美国大妈,她看到我进步神速,还想叫我去参加冰球比赛的训练;最后想到了现在夏天到了,溜冰开放的时间不长了,机会不多了。基于最后想到的,我做了一个决定,去,一个人去溜。

晚上八点过几分,我提着溜冰鞋,朝着 MULLINS CENTER 前进。我喜欢想,特别是一个人走路的时候,高中的时候会想着物理题,化学题或者数学题;本科的时候会想着怎么备考英语考试;现在,往往会想着一些诸如人,精神,物质,空间,世界等本身就没有结果也毫无意义的东西,当然偶尔也会想着怎么解决实验中碰到的难题。此时此刻,我一个人在走路,我在想,我想着今晚的溜冰会不会像曾经许多次那样,毫无道理的取消掉,因为路旁的灯光和曾经的是如此的相似,而这样的夜晚我觉得闷热却又有一丝冷意。

路不长,我走路的步伐不是很小,踏步的频率也不是很低,可是我觉得走了很长时间,终于来到了MULLINS CENTER,透过外围的黑暗,我看到了里边亮亮的。哦,原来没有取消,可是我好像没什么高兴,是的,有什么理由高兴,我想,可是我想不到。 一边换上溜冰鞋,一边想着,这么久没溜冰了,我还会不会溜,我在心里寻找着那份感觉,可是无影无踪,难道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扶着溜冰场的围栏,我双脚踏上了冰面,手放开了,我没有摔倒,我依然站立着,我在想,此时此刻,我该怎样往前溜。身体开始往前溜行,踏动的脚步有些许生疏,但我不会倒下,依然往前艰难的前进…

艰难并没有持续太久,十几分钟后,我就能够放开胆子,正溜倒溜了。但是,我还是在想,为什么我倒溜双脚冰刀都不用离开冰面,通过冰刀对冰面施压和双脚的摆动就可以获得倒溜的动能,而正溜必须把脚抬起来,然后踏踩冰面才能实现向前溜。还有,为什么我可以把正面溜行的动量通过转身转化为倒溜的动能,而无法把倒溜的动能通过转身转化为正面溜行的动能。于是,我练着,我想着,可是一个多钟头后的我还是原来的我,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双向的,如果你今天愿意送给我一个苹果,就不要期待我明天会送还你一个,或者后天送还你一个,苹果或橘子。

aeolus 发表于 2006-10-18 08:58 PM

这个版的是不是应该叫老鸨什么的:)

sleeplesspig 发表于 2006-10-18 09:00 PM

ding

Walter 发表于 2006-10-18 09:02 PM

[quote]原帖由 [i]aeolus[/i] 于 2006-10-18 08:58 PM 发表
这个版的是不是应该叫老鸨什么的:) [/quote]


老鸨?

比喻得是不是很确切啊?

我还不是很懂这个版是干吗的?

除了老鸨,还有什么?

随便说,随便拉,本人不拘一格 hehe

magicll 发表于 2006-10-18 09:04 PM

spsp~

andrew 发表于 2006-10-18 09:04 PM

从来没有撑到最后一班车的时候....

magicll 发表于 2006-10-18 09:05 PM

人生不完整~快去尝试一下hoho

[quote]原帖由 [i]andrew[/i] 于 2006-10-18 09:04 PM 发表
从来没有撑到最后一班车的时候.... [/quote]

zoe 发表于 2006-10-18 09:06 PM

运动型人才

andrew 发表于 2006-10-18 09:06 PM

好,我现在就在家灌着撑....还有两个半小时!

[quote]原帖由 [i]magicll[/i] 于 2006-10-18 09:05 PM 发表
人生不完整~快去尝试一下hoho

[/quote]

magicll 发表于 2006-10-18 09:10 PM

……
:han2:han2

[quote]原帖由 [i]andrew[/i] 于 2006-10-18 09:06 PM 发表
好,我现在就在家灌着撑....还有两个半小时!

[/quote]

Walter 发表于 2006-10-18 09:11 PM

[quote]原帖由 [i]zoe[/i] 于 2006-10-18 09:06 PM 发表
运动型人才 [/quote]


我是斑竹,所以一定是说我了,谢谢了  哈哈

喜欢运动而已,谈不上人才,不过跟人才挂钩太让我高兴了,再次谢谢  呵呵

chao 发表于 2006-10-18 09:11 PM

[quote]原帖由 [i]andrew[/i] 于 2006-10-18 10:06 PM 发表
好,我现在就在家灌着撑....还有两个半小时!

[/quote]
猛!

dongdongfish 发表于 2006-10-18 09:11 PM

这些我都在walter blog上看过了,还有更多精彩的,大家去看。。

magicll 发表于 2006-10-18 09:12 PM

二十一世纪,需要的就是人才!

chao 发表于 2006-10-18 09:12 PM

walter都贴上来吧,大家来这里看!
繁荣博版

sleeplesspig 发表于 2006-10-18 09:13 PM

我有一段时间骑车上学. 一天夜里下大雪, 我呆在学校干活, 一点都不知道. 走的时候发现雪把系门堵住了, 费了好大力才推开.
那时候已经没有bus了, 更不可能骑车, 一脚深, 一脚浅走回家. 原本<10分钟骑车的路, 走了1个多小时. 当时想, 早知道如此就在系里睡一觉了.

[quote]原帖由 [i]andrew[/i] 于 2006-10-18 09:04 PM 发表
从来没有撑到最后一班车的时候.... [/quote]

Walter 发表于 2006-10-18 09:19 PM

谢谢大家支持 呵呵

寒假总结篇  February 02/2006

这是一个充实的寒假,充实就意味着远离了寂寞与孤独,对于我而言,忘了孤独,似乎就可以称得上幸福,所以这是一个幸福的寒假。

对于研一号称实施“一年堕落计划”,而后又把该计划不断持续下去的我而言,博士资格考试像一座高山,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所以我复习半个钟头就得玩一个多钟头四国军旗喘喘气,幸亏有考博王牌师兄室友相助,我的复习计划才得以顺利实施,在此表示感谢。高山给了我压力,也阻隔了孤独,所以我的生活在复习与四国军旗的轮换中幸福的进行着...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一晃间到了两千零六年一月二十六号。七点半,闹钟叫醒了我,没有多少困意,但有一筐兴奋,还有两三筐紧张。为了应对四个钟头的艰难,我往自己的肚子塞下了不少食物,包括一大杯牛奶,N个饼干,还有一个大大的苹果。师兄起来送我,顺便从他那里偷了瓶水,明摆着拿了或借了不还也算偷吧,就去了学校。考前大家挑代号,从A开始每人挑一个字母,我挑的时候,情况是这样的,B C E 已经被人挑走了,A会给我压力,没必要考那么好,于是在F字母后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后来考完回到家,我师兄问我考的什么样,我把试卷给他看了看,他看到F代号,说去年他们也一样用那样的代号,轮到他挑的时候上下都被人挑走了,空着F等他,他只好在那里签下自己的名字。我正在纳闷为什么就F空着等他,他恰到好处地补充了一句,F是Fail,我的心一颤,真是ft了,我就知道A,什么就忘了F是Fail。不过,也就是那么一颤,我就恢复了安定,因为F 似乎并不差,我当然不是指Fail, 而是我师兄去年以F的代号考了个暴好的成绩,据说是物理系博士资格考试以来最高分的牛人。

经历了26号和27号两个早上做啊做啊之后,终于完成了博士资格考试。比较爽的是27号晚上就是学生会组织的春节晚会,脑子累了困了好好玩一把,真是不错。这实在是一个很成功的晚会,成功地模拟了一个以赌为主的社会。在美妙的歌声与优雅的舞蹈等节目之后,一个以压大压小,斗地主,麻将,投飞镖,电脑游戏等等赌博形式的以赌为主导,以卖唱以及做狗做马等为赚钱手段的虚拟社会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商店物品价格的飙升意味着一个没有创造价值的社会所会面临的困境,虚拟的社会反映出了现实的问题。最后,晚会在让人无比兴奋的物品竞拍后结束。

让人无比兴奋的晚会,并不是寒假幸福生活的句号。第二天,也就是1/28/2006,和我室友一起到邻居家团聚。我初步学会了包饺子,擀饺子皮,以及把揉好的面做成条状再切块的技能。当然本质野蛮而又有一股蛮力的我,是个揉面的不错人才,我揉的面好像颇受欢迎和赞赏。我似乎太过于忙于自夸,而忘了感谢教导我的大哥大姐们。晚餐以饺子为主食,凝聚了一份自己的劳动,吃起来那个香啊。晚餐后一块看下载下来的春节晚会,投影到墙上,看的真是舒服,我还是躺在一个床垫上看的,真是幸福啊。对了,在此谢谢主人了!

Walter 发表于 2006-10-18 09:21 PM

鲶鱼效应--October 10 2006

前晚, 吾屋三人集体混饭于邻居家,其间,主人谈及明日欲往亚东购物,室友TWang突显兴奋,语于主人:“请君代购鲶鱼一条于亚东”。鱼,亦吾所欲也,其欲非浅,故求与之共谋一大鱼。准!

亚东远,去时一日,鱼至于昨晚深夜,因已食,故留之今日。夜闻“鲶鱼”声,非鲶鱼之语,乃出自TWang之口。(此为捏造,其心不假)

一鱼五磅,经一夜之冻,亦新鲜非常,煮于今日,鱼未熟,香味已满屋,再证Twang之高超厨艺。食之,爽哉!

页: [1] 2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