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ass CSSA油麦地社区's Archiver

Walter 发表于 2006-10-19 03:14 PM

那些遗失了的朋友(1) ZZ

对于那个女孩的记忆,我几乎为零。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久远得仿佛在上个世纪。
?? 在我的印象中,她戴个绒线帽子,永远是脏脏的暗红色格子上衣。眼睛很大,永远都是怯怯的神色。因为她是从农村转学来的,个子最高,成绩又不好,所以班里没有什么人和她做朋友。我是为数不多地和她说话的孩子。
?? 那时侯才小学三年级,她很不合群,总是有着忧郁的神色。那时侯不流行忧郁,大人们认为小孩子就该每天傻乎乎的很快乐的样子,我们小孩也这么认为。所以在很多人眼里,她是个异类。
?? 于是大家猜测,为什么她总是不开心的样子。最先的说法是,她父母重男轻女,只疼爱她弟弟。再后来一个年纪大的女孩子,很神秘地说是因为女孩的父母离婚了,她爸爸娶了后妈,生了弟弟。后妈在大家的心中,就是白雪公主里皇后的形象。但离婚,在小城里更是惊世骇俗的事情,所以大家对她一点点的同情立刻又转化成鄙夷,似乎父母不好,那么女儿也是坏人。
?? 可是我不在乎,我的母亲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没有人能管的了我。而这里也感谢我母亲,她从没有教育我要用等级来区分朋友。直到现在我依然认为人是平等的。
?? 而我那时,也有着小孩子的烦恼。因为我有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一个卷发的似洋娃娃的小男生Z。全班甚至全年级都在传我们的诽闻,连老师都打趣我们。而我们越想表示泾渭分明,越显得做作,越描越黑。
?? 那年冬天,雪很大,花坛上都结了冰。也许我被这浪漫的氛围感动,竟然磨了一块心形的冰块。恰恰被几个女生看见了,她们哄笑着说我要送一颗心给Z。于是很快整个班都知道了。我赌气坐到下午放学,也发誓再也不理Z了。
?? 雪已经停了,天边是柔润的夕阳,教室里是暖暖的庸懒的阳光。Z站在我身边哀求我同他说话,而我正痛苦地要死掉。
?? 这时,她慢慢从后排走过来,对我说:“我带你去滑冰吧,不要生气了。”我疑惑地跟着她走出教室。说是滑冰,其实不过是走廊上一大块水渍结成的冰。她示意我蹲在冰上,轻轻地拉着我从这头滑到那头。然后她对Z挤挤眼睛,暗示他在后面慢慢地推我。于是我们三个轮流地在冰上滑行,快乐地疯喊,仿佛整个校园都是我们的。回家的时候,在校门口,她对我们两说:“你们和好了吧!”
?? 这个很幼稚的游戏,在今天想来却是很温馨的场面。
?? 寒假之后的春天,她没有在班里出现。开始我们以为是病了,老师还商量要不要班干部去慰问一下。再后来,又传言她转学去外地了。我心里还隐隐怨恨她,这么重大的事也不告诉我。
?? 突然有一天,表哥对我说:“你们班的谁谁,是不是死了?听说煤气中毒,一家都没了。”我几乎蒙了,死亡对于一个8岁的孩子来说,简直是天方夜潭。而我心中第一个念头竟是,这下她终于不用再受后母的气了。
?? 至今,我仍不清楚她到底是转学了还是死掉了,我拒绝知道她的任何消息。也许潜意识里,我宁愿怨恨她转学了还不告诉我。
?? 十六年了,我只记得她姓储。

zoe 发表于 2006-10-19 06:24 PM

我没太明白,这个故事是不是说,walter小时候认识了一个姓储的忧郁的小姑娘,同时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绯闻小朋友——一个卷发的似洋娃娃的小男生Z。有一天walter和绯闻小朋友闹别扭,正是忧郁的小姑娘巧妙的使他们和好了。。。

LupinIII 发表于 2006-10-19 06:34 PM

[quote]原帖由 [i]zoe[/i] 于 2006-10-19 06:24 PM 发表
我没太明白,这个故事是不是说,walter小时候认识了一个姓储的忧郁的小姑娘,同时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绯闻小朋友——一个卷发的似洋娃娃的小男生Z。有一天walter和绯闻小朋友闹别扭,正是忧郁的小姑娘巧妙的使 ... [/quote]


ZZ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