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ass CSSA油麦地社区's Archiver

Walter 发表于 2007-7-1 11:35 AM

康州一日行 (Jun 30 2007)

[size=4]听着挂钟嘀嗒的声音, 感受到了生命的流淌,贫乏的生活缺乏回忆,于是留下了这点滴。

或许是因为赌城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所以路上堵车了。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跟心理有关的测试:如果堵车一两个钟头能够保持不烦躁,那么他就是一个沉着冷静的人;如果堵车三个多钟头还不烦躁,那么他就是个感觉迟钝的人。那时我觉得我应该划到沉着冷静的类型中,但在二号路上,在堵车了一二十分钟后, 我便变得有些烦躁,于是我明白了两件事:我绝对不是一个沉着冷静的人,但值得幸喜的是我不是一个感觉迟钝的人;再者, 一个人或许可以用自己的大脑去模拟一些客观的过程,比如一些简单的物理过程, 但一个人很难用自己的大脑去模拟带有主观的过程,那些只有自己真正经历了,才能够给出一个真实的答案。

经历过四十多分钟的堵车,终于还是到了我不该到的地方,Foxwoods赌城,漂亮的建筑群显得有些不平凡,我喜欢那样的建筑风格,包括了楼的外形设计,楼的颜色,还有楼的分布。当然, 好比如一个漂亮的女人要放在漂亮合适的衣服里才能尽显她的漂亮;也比如一个充满智慧的人要处在一个合适的位置,才能尽显他的光芒;一个锥子无论它多么锋锐,只有放在袋子中,它才有机会戳破袋子,露出它的锋芒,要是放在沙堆中, 它只能被埋没;Foxwoods赌城正是被放在一个适合它的漂亮的环境中,它的近邻是一片树林,幽幽青山近在呎尺,所以更显得漂亮。进入赌城, 我似乎就开始昏昏噩噩的, 车趴在Level 4, 我们从Level 5乘电梯往上到赌场,而我的感觉却是朝下,这导致后来的一点困惑,因为通过赌场的天窗我望见了外边的蓝天,在困惑后, 通过逻辑我找到了答案, 只可能是感觉发生了错误,电梯不是朝下而是朝上的。

赌城,赌场,到处挤满了人,我喜欢穿梭于人群间,但我并不喜欢那里的环境,流通性似乎并不好, 空气中充满烟味。到了赌城, 总是要赌一把, 我们来到了所谓的老虎机前,于是我见到了传说中的老虎机,我们挑了25分玩一次的那种,在重复按两个按键后,我十块钱很快就要输光,这并没什么奇怪, 奇怪的是每次按下去,我居然很希望能赢,而在去之前,我就是准备去输的,总额是二十刀。在我输去9块75分后, 我按下了Cash Out, 留下了一张带着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某秒于某个地方的纸条,还有底下注明的金额是25分,它记载着我人生轨迹中的一点,或许在许多年后,当我看了那纸条,我会有许多的回忆。赌运每个人都不一样,但老虎机对每个人都绝对是公平的,无论三四岁的娃,8岁的小孩,20岁的青年, 抑或80岁的老人, 只要你有足够的力气按得动那两三个简单的键,所以在一次次麻木的重复与愚蠢的期盼中, 一切智慧都将沦为垃圾,生命变得一文不值。10刀已足以让我感受到了赌徒的心理,所以我选择了提前离开。在老虎机面前,一切智慧都将沦为垃圾,但赌场本身却是充满智慧的,是智慧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赌博方式,我有必要在到处看一看。一张赌桌引起了我的兴趣,一堆花花绿绿的赌币扫进一个洞,赌桌内部的设置能够把各种币准确无误地分开,而据我观察,那些币似乎只有颜色上的差异,当然我并不被允许掂量它们的重量,我也不会试图去获得那样的许可,于是我问了几个服务员它们的工作机理,包括了一两个级别似乎比较高的, 是通过颜色辨别还是通过重量, 没有一个人可以给出一个答案,而我就像个怪胎。在赌场中耗去了四个多钟头的时间,我几乎逛遍了每一个赌场,走马观花地看了每一种赌博方式,其间还到一处阳台晒太阳,感受着暖烘烘的阳光和吸着清鲜的空气,感觉倒是挺好, 还到了一处靠山的阳台,在习习的凉风中,观望着远方的山,感受着那份美与静,同时感受着身后喧哗的赌场,静与喧哗在心中糅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感受。四个多钟头过后,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我们决定离开。

车开出了赌城,我们就开始商议去哪里吃晚餐。跟我一块出来玩,我那两位师兄应该是很郁闷的,曾经在UCON学习生活了五年的吴师兄向我另一位已在UMASS生活了七年的丁师兄介绍UCON附近一个Pizza店是如何顶级的好吃,而丁师兄是那种就是我吃了会呕吐的Pizza他也会吃得津津有味的人,而霸道的我却只给了他们一个选择范围:中餐。最后,吴师兄向我们推荐了UCON附近一个据他而言很不错的中餐馆:张家店。我当然很有兴趣,我是喜欢吃中餐, 但实际上更主要是我想去UCON校园走走,看看大学总是很愉快的。到了UCON附近, 吴师兄向我们推荐了一个水库,据说那里有个水坝蛮不错的,水是我很喜欢的,所以强烈想去看看。很快, 我们就来到了Mansfield Hollow Lake, 站在高高堤坝上,我高声呐喊,尖锐的声音打破了那儿的幽静,坝下,平静的湖面上有只船,船上有两个人,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们一定在怪我破坏了那样幽幽的环境。走下堤坝, 我们来到了湖边,我们居然在那里比赛打水瓢,我投出去的小石子总是只能在水面跳一下就撞到了水里,无论我挑的石子是多么的优良,记得小时候玩过,那时还能跳两三下呢,看来是人长得越大越不中用了。看完一个堤坝,看我高兴的样子,吴师兄又介绍了另一个水库, 我自然也想去看。那里也挺好的, 只是逆着阳光, 留不了一张影,有些许可惜。之后,我们就来到了UCON, 车趴在了Mirror Lake附近,湖面有些脏,吴师兄很痛惜,他讲述着昔日夕阳下,湖光倒影如何吸引人,那的确是可以想像的美景,因为虽然湖面比较脏,那里还是很漂亮。湖的周围是一大圈草皮,踏着草皮,沿着湖边走,心情很愉快。跟着一位免费却优秀的导游,“带着”一位免费的“摄影师”,在UCON的校园里逛了一圈,看着漂亮的校园,听着与这个校园有关的故事,心情很好。对吴师兄而言,五年留下了一段回忆,也留下一段感伤,但从他的介绍中,我只能感受到他对母校那份深深关心的情感,当时间远去,一切感伤都将被淡忘,而怀念却会与日俱增。

晚餐在张家店,最好的美食是水煮牛 ...[/size]

[[i] 本帖最后由 Walter 于 2007-7-1 11:37 AM 编辑 [/i]]

together 发表于 2007-7-1 11:56 AM

你应该顺路去耶鲁看他们拍戏~ :)

Walter 发表于 2007-7-1 12:52 PM

据说还蛮远的,打算下周末去 Yale看看 :)

together 发表于 2007-7-1 01:54 PM

哦,原来赌场比Yale还要近,一直以为很靠近纽约呢~

bbcat 发表于 2007-7-6 11:31 AM

呵呵,羡慕水哥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