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Yu Kai 有关GSS竞选的问题(详细版)

Yu Kai和在CSSA list上的所有中国同学: Yu Kai (不知道怎样写你的中文名,不好意思),谢谢你的质疑和提供的信息。我会尽我能力回答你和大家的问题。下午我和George Liu (Zixu)简单聊了一下这件事。我先说两句,George 会校正或补充我说的。我先列出简要回答,如果你感兴趣,可以看下面详细解释: 1。我在GEO 工作。2。 我同意我们和 Black American students 和[email protected] Students 应该站在一边。3。Jeff 参加竞选是合法的。 4。Jeff 不是racist, 从来都不是。5。他太太是不是,不应该影响Jeff的credibility. 6。 发信指责 Jeff是种族主义者的Roderick 才是种族主义者。7。GEO 内不存在所谓的白人学生和有色人种学生的tension, 而GSS, 冲突并非主要是racial issue. In a word, to be white doesn't mean you're necessarily a racist; to be a student of color (black) doesn't mean you're not racist, or a fighter of racism. My point: 明天是选举最后一天,花5分钟的时间,到Campus Center投票 (10:00-4:00)。 以下是详细解释,我也会贴在论坛上: 1。我是Graduate Employee Organization (GEO) 05-06的ALANAA/International Students Organizing Coordinator (ALANAA stands for African, [email protected],Asian, Native, and Arabic American Students). George Liu (Zixu), 大家都知道,是03-04届的ALANAA/International Students Coordinator. Zixu 是代表Communication系在GSS的Senator, 我是代表CSSA的Senator. 这算是我们回答问题的qualificiations吧。同时,Mandy Cheung是GEO05-06 的Treasurer, 也是下一年的GEO Treasurer。 Mandy, 你和GSS,还有Ahmed,有财务方面的工作联系,请你也说几句吧。 2。我同意你所说的:我们应该和African American students 和Latin American students站在一起,比如最近有关criminalize ”非法移民“的法案。对于这一点,我会在后面说。 3。首先,有关Jeff作为incoming graduate student 参加竞选是否合法的事:在上一次的Senate meeting, senators 以超过2/3的票数通过了elections committee (George Liu在elections committee上)的对GSS elections的recommendation: any incoming students who are admitted by UMass can run for GSS elections. George请你更正any mistakes. Jeff是Labor Studies 的incoming graduate student. GSS的constitution和bylaw并没有被修改,而是senators通过了election committee的recommendation。 4。 然后,Jeff is NOT a racist. He has never looked to me as a racist since I met him. 作为GEO的ALANAA/International Students Coordinator, 我负责GEO有关有色人种学生(研究生)和国际学生(研究生)的各方面的事,有的时候不可能只限于与GEO相关的事。因为Jeff是学校TakeBackUMass组织的发起人(TakeBackUmass 是学校我认为最Progressive, 最真正正视和关心包括有色人种学生的组织,见 www.takebackumass.com) 和Office of ALANAA Affairs 的雇员,所以在增加UMass有色人种学生数量的各项活动中非常活跃。我们有着多次工作合作关系。我们一起在去年11月,今年2月的校董会(Board of Trustees)meetings 上向校董呈交过有关提高UMass有色人种和停止增加学费的两个proposals (Fair Representation and Fee Freeze),也一起参加了抗议和示威的活动。而在你所引用的Roderick Anderson,我从未看到他参加任何这些活动(对于他的问题,我下面说)。 Jeff有很多undergrad和grad students 有色人种的朋友,包括黑人和拉美人,我甚至可以forward给大家上一任本科生学生会主席(Eddie, 自己是个Lationo)写的有关支持Jeff竞选的一封感情非常真诚的公开信。------所以以我个人的观察和跟Jeff的交往,我无法认为Jeff是racist. 他是一个比我们很多人年龄都大,非常真诚,努力的人。你必须认识他,才可以了解他。而且我不能认同他的竞选策略是和布什有什么相似之处。和他同一个slate上的其他人,不是他找来的,是事先都有竞选的意图,而且大家都认识,才商量组成一个slate的。我因为一开始要竞选treasurer这个职位,所以我知道这个过程。Jeff也没有为了达到竞选目的而修改宪法。 5。对于你提到的Jeff妻子的白人至上的言论。我只见过Jeff的妻子两次,所以我不了解她。所以我不能判断。虽然当时我不在课堂里,没有听到她说的什么,但是我相信你所说的,并觉的非常不爽(因为听到我信任的Jeff的妻子会有如此言论)。但是有一点,一个人的伴侣持什么样的政治/种族观点,不代表他就也持此观点,不代表这就可以disqualify这个竞选的团队。 6。 从今天早上开始,我才明白我的朋友Roderick Anderson才是racist. 我也明白我失去了一个朋友。 ----大家如果读了Tee 转发的这封英文的信的话,你可能大概明白,Roderick的argument是,指责jeff这样的为争取有色人种权利而斗争的白人学生为racists. Roderick 是我在人类学系(anthropology)的同学,也曾是我的朋友。他是African American. 是Black Graduate Student Organization (BGSO) 的副主席。因为我在GEO的工作性质,特别是这一个月来组织上周发生的活动Tent State University, 我主要是和BGSO还有[email protected] American Graduate Student Organization (LAGSO) 一起合作,我和Roderick 有更多合作关系。他和我说过他不同意jeff的工作方式。当我问他为什么要支持一个inefficient和corrupt的GSS Trearurer Ahmed Hassan 的时候,他说这是他所谓的"politics of convenience",也就是你是African, 我是African American, 你帮我,我帮你,大家为了利益组成同盟了。Roderick 的这封email是先发给我们系的研究生,因为他之前主张将GSS的child care vouchers的钱挪到其他地方(我这一点已经在新论坛上解释过),引起了其他研究生(student parents)不满,质疑他,从而引发了包括他以下这封信的一系列辩护自己的信件。child care 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的不对,为什么他要把race的问题拉出来作为挡箭牌?还有在他一系列的信件和昨天GSS的成员大会上,他只要说道students of color必是Black students, 搞的我们感觉好象Indian Students, Chinese students, Turkish students, 或是Korean students就不是students of color, 就不受压迫似的。难道说racial issues就只是一个人的皮肤颜色多深这么简单吗???不能因为自己是African American 或是African, 你就肯定是正义的一方,就肯定不是racist 吧!我觉得这种只认为African American才是受压迫的有色人种,其他人都是racist的想法才是racist, 才是self-righteous的态度。 7。 GSS 或是GEO内白人学生与有色人种学生(both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之间关系紧张的是:作为GEO的staff,我没觉得白人同事和有色人种同事之间有什么tension。对于GSS, 我看tension主要来自个人,主张,和派系,因为GSS的有色人种学生之间也有tension. 8。Jeff所在的这个slate当选了,是否中国学生能够从中得到经济上的支持或者类似的许诺:不会。以前没觉着有特殊的照顾过我们,将来我想也不会超出原则范围。但是我们会有更高效的透明的财务制度,GSS和CSSA会有更多的沟通和联系,我们会通过派出代表参加senate meeting 和general meeting to let our voice to be heard,从而保证CSSA会得到自己的利益,也会保证经费分配照章办事,不会有corruption的出现。不会有什么承诺,但是我们可以显示我们的power. 因为GSS的领导层都知道CSSA和中国学生的人数和力量,没有人不想和我们搞好关系的。我之所以支持我所推荐的slate, 并不仅是因为他们是有能力的组合,也同时不想看到一个已经是corrupt了的treasurer 再当选一年,还带上三个同一国家来的学生,他们能保证民主,高效和透明度吗?-----如果是三个中国学生一起竞选,我可能也会反对的(这是我的个人意见) 9。总结:White students are not necessarily all racist. Students of color are not necessarily anti-racist or fighters of racism. 我知道我写了一封让所有有耐心看完的同学都能打瞌睡的boring文章,但是其实这也只是整个事情的大概陈述,事情的细节,内幕还有很多。如果Yu Kai或其他人愿意和我探讨,你可以只发信给我,我愿意尽力解答。就不打扰 list上其他的同学了。不过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开始,我们应该多讨论一些怎样让更多的中国学生加入到campus student politics 中去的讨论。我们应该通过积极参与GSS,GEO 的投票和民主活动以及派出代表来体现中国学生的presence和power。凡是参与过GEO, GSS 活动,volunteer,或是工作的同学都觉得其是很有意思的事。 昨天到今天,和Mandy,Zixu一起,我花了两天时间动员中国同学来投票。有人问我要走了,为什么还这么起劲,其实我也不知道。动机,应该就是我在之前的email, bbs 上的post, 今天的email里所表达的了。最后还是一句话,我希望大家花五分钟明天去campus center 投票。不为别的,只为一个更加健康的GSS, 可以对CSSA有积极的影响。 剑歌 题外话:我非常同意你有关移民法案的话,Yu Kai--“就象华裔应该在移民法争论中应该和拉丁裔在一起斗争而不是指望即将通过的移民法有利于于华人就保持沉默一样”。--对移民法案保持沉默其实并不会保护华人。而且华人也没有都沉默:4月10日我和50来个UMass的本科生,研究生参加了在New York City 举行的National Day of Action, 场面很感人。Speakers和protesters里面也有很多唐人街的华人代表。所谓的undocumented immigrants不光是[email protected] Americans, 也有很多中国人。5月1日,Amherst和临近地区会举行"No Human Being is Illegal"的示威游行集会,UMass学生11点从student union出发,12点到Amherst Commons. 有谁感兴趣的话,联系我吧。另外,组织此次活动的latin American students 问我"No Human Being is Illegal"怎么翻译,我只能直译”没有人是非法的“。 你如果有更好的建议,告诉我吧。 >From: "Yun Feng" <[email protected]> >To: "george liu" <[email protected]> >CC: "Ge Jian"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Re: [重要]研究生会(GSS)选举和CSSA的关糿>Date: Thu, 27 >Apr 2006 12:05:13 -0400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s your PC infected? Get a FREE online computer virus scan from McAfee? Security. http://clinic.mcafee.com/clinic/ibuy/campaign.asp?cid=3963 Plain Text Attachment [ Download File | Save to Yahoo! Briefcase ] 感谢Ge Jian对GSS现状的详细描述,在昨天我得到了一些新的信息,虽然我不准备投票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和准备投票的同学分享一下。我有两个问题:第一,Jeff现在是不是仍然不是研究生?难以置信GSS的章程会被修改以至于他目前作为本科生也能当选,请看下面我刚收到的邮件。第二,从昨天到今天我已经至少两次从不同的来源听到Jeff 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他的竞选策略和布什政府一样是将有色人种学生包括在他的团队中谋求成功修改GSS章程并当选,事实上许多人已经误以为他已经当选。我不认识他,无法确认这一点,但是我和他的妻子上过一门课,她明显的是个从阿肯色来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她的毫不掩饰的种族主义倾向已经让包括我在内的有色人种学生非常不快。我相当怀疑她的丈夫Jeff在种族问题上的立场。个人而言,即使中国学生能够从Jeff的当选中得到经济上的支持或者类似的许诺,但如果他真的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团体应该坚决和有色人种站在一起,就象华裔应该在移民法争论中应该和拉丁裔在一起斗争而不是指望即将通过的移民法有利于于华人就保持沉默一样。简言之,我不希望选出一个种族主义的G SS主席来。请在GSS或者GEO工作过的同学提供有关信息澄清相关的疑问。 Yu,Kai [ 本帖最后由 gladysjian 于 2006-4-28 01:14 AM 编辑 ]

上次在Berkeley的时候参加反移民法游行,有个Slogan不错:“We didn't cross the border, the border crossed us”,但是明显的这口号太刺激了。据说至今在墨西哥的很多中小学的教科书上仍然写加州是他们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