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西医,我来点个炮

4天前得了病毒性感冒,这次感冒完全有别于以前
得病第2天我就高烧40度了
本着对西医的不信任,我拿出从国内带的板蓝根,银翘片,复方大青叶和川贝枇杷糖浆,每天大量喝水
结果除了不发烧了,其他症状(鼻塞,头晕,咳嗽,无力)完全没有好转
最后发展到昨夜咳嗽的凌晨4点还没有睡着时
我决定去UHS碰碰运气了(主要是家里存药不多了)
结果医生就给开了一瓶糖浆,让回去一天4次的喝,功效是减少肺里分泌的粘液,减轻咳嗽症状的
我晚上9点按计量喝了2勺
到现在4个小时,咳嗽完全没有了!(想我4个小时前还是咳嗽的很凶的!)
现在到点需要喝第二次了,估计今晚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因为咳嗽而不能入睡了 :)

我个人从这个例子里面总结:
急症还是用西医,等咳嗽都压住了,再喝念慈庵的川贝枇杷膏慢慢调理才好

用五感去感知的世界并非真实
因为感觉会被蒙蔽
动植物孜孜不倦的为种的繁衍而与自然界抗争
那人类呢?
该同其他生灵一样为血脉延续而生活
还是坦然面对着尴尬的现实——动物之躯的我们却希望承载非动物性的思维

先搞清楚糖浆里是啥玩意儿,哪家生产的,原料是啥。 你把自己给自己开的药作为中药的代表,好像有失科学精神。严重到发烧40度咳嗽到不能入睡,居然还在吃预防药和慢性药,服了你,居然还在拿自己做中西药的比较实验,可以拿诺贝尔小白鼠奖了。一个有经验的中医要开出这个药方,那就立即收了他执照。鉴于你是病人,以病人为本,就不严厉批评了。逢药七分毒,别给自己乱开药方,算你幸运,这个情况拖下去很容易转支气管炎,要转慢性的话你后半辈子就够折腾了。 一开始咳嗽是内热引起,主要是肺热直接引起。所以建议你还是继续治你的发烧。热退了,出门少受冷空气刺激,自然就好了。要是转了炎症,那个咳嗽就得另外用药了。注意了。

TOP

原帖由 hawana 于 2009-1-30 02:35 AM 发表 先搞清楚糖浆里是啥玩意儿,哪家生产的,原料是啥。 你把自己给自己开的药作为中药的代表,好像有失科学精神。严重到发烧40度咳嗽到不能入睡,居然还在吃预防药和慢性药,服了你,居然还在拿自己做中西药的比较实 ...

 

高人啊。

我以我血荐蚩尤

TOP

这多么解毒的,退烧是预料得到的... 但冬天通常是因寒得病,服这么多寒性的药怎么会好嘛... 这些药都是好药,少吃一点估计会好得快一些,呵呵。

没辨症,完全不负责任的说,喝一碗黄芪鸡汤,出身汗洗个热水澡睡一觉应该就头晕头疼都没啥问题了。呵呵。

原帖由 那一片俗 于 2009-1-30 01:38 AM 发表 4天前得了病毒性感冒,这次感冒完全有别于以前得病第2天我就高烧40度了本着对西医的不信任,我拿出从国内带的板蓝根,银翘片,复方大青叶和川贝枇杷糖浆,每天大量喝水结果除了不发烧了,其他症状(鼻塞,头晕,咳嗽 ...

好不容易中计,怎能轻易放弃。

TOP

原帖由 imac 于 2009-1-30 03:45 发表 这多么解毒的,退烧是预料得到的... 但冬天通常是因寒得病,服这么多寒性的药怎么会好嘛... 这些药都是好药,少吃一点估计会好得快一些,呵呵。没辨症,完全不负责任的说,喝一碗黄芪鸡汤,出身汗洗个热水澡睡一觉应 ...

 

发烧40度在晚上看病的话,UHS的大夫会在你等上一小时左右急诊后,量完血压称了体重测了心跳,再问问题若干后发你一袋冰块回家嚼去,请你第二天再来排队。

 

要是在国内,立马送你去透视,看你是否非典或禽流感,然后验血,看是否发炎,然后开药,滴上几个小时回家,要还没好再来重复前面若干步骤。

TOP

回复 5# 的帖子

Hawana 懂中医吗? 我有几个问题请教,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给我你的电话? 我也去了uhs, 但是没有什么效果。。。

TOP

咳嗽,用冰糖蜂蜜炖梨,肯定快。 不过这个只是止咳,不解决问题。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惟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TOP

联邦止咳露?见效快的吓人,据说多喝不好
春防过敏夏防晒
秋赏红叶冬滑雪
----又一年农村生活

TOP

谢谢各位指教 糖浆的成分是: guaifenesin//codeine 这个可待因我查了一下是鸦片类止疼药物,所以短时间内立刻止痛,让我这几天来第一次睡了个饱觉 关于发烧的地方我少说了一句,我发烧后立刻吃了退烧药(水杨酸片)所以第二天退烧了,但是咳嗽一直越来越严重 UHS医生对于病毒性感冒给出的方子就是休息,多喝水,等待身体自我康复,同时给些缓解症状的药物吃 我跟他说我在吃的一些中药中有两种标明对病毒性感冒有效的(板蓝根,银翘) 他对此表示不清楚,并表示西医中对于病毒性感冒没有很有针对性的药物 我以为杀细菌容易,杀病毒难,估计中药中很多成分主要是强身健体的,也并不能对病毒有针对性的作用 另外,关于饮食,我知道食补对于生病的人来说很重要,所以第一天生病的晚上我就拜托mumu去妈妈店买了一只乌鸡回来炖汤,一顿饭把一只鸡全吃了 晚上又吃了退烧药,睡觉时发了一身汗,第二天倒是不发烧了,但是咳嗽就开始加剧了 综上,咳嗽是我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中医对于止咳效果慢了些,不如鸦片来的厉害,我以为不保证睡眠质量,身体一直不能很好休息,更会减缓治疗效果,所以这点看来西医更胜一筹。如果各位有什么快速止咳的良方还请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最近流感盛行,我去医院的时候很多学生都是为了感冒去看病的,各位多保重!
用五感去感知的世界并非真实
因为感觉会被蒙蔽
动植物孜孜不倦的为种的繁衍而与自然界抗争
那人类呢?
该同其他生灵一样为血脉延续而生活
还是坦然面对着尴尬的现实——动物之躯的我们却希望承载非动物性的思维

TOP

ps...这几天吃了3瓶喉症丸(六神丸)了,嗓子还是不见好
用五感去感知的世界并非真实
因为感觉会被蒙蔽
动植物孜孜不倦的为种的繁衍而与自然界抗争
那人类呢?
该同其他生灵一样为血脉延续而生活
还是坦然面对着尴尬的现实——动物之躯的我们却希望承载非动物性的思维

TOP